和夕

阿夸夸-chihato:

#这是今天的回忆#泡芙配上焦糖奶油酱 喝个花果茶 真是说不粗的满足感~

周太靓汤:

海鲜RISOTTO (做法可点击进入)

好友老K连着两天在博客中秀他的RISOTTO大餐,结果可想而知,要说这美食的诱惑力根本不亚于任何一种容易上瘾的不良嗜好,居然简单到几张图片就能勾起馋虫来,杀伤力之大,始料未及,实在是可怕之极。否则,也不会说减肥是女人毕生的事业,对于上了瘾的东西,不是想戒就能戒的,“吃饱了再减肥”,无疑是自欺欺人、掩耳盗铃式的说辞,既然戒美食太难,又何苦要和美食作对,又何苦左右而为难自己?

想吃就吃,做一个敢吃又敢做的吃货。

今天的【海鲜RISOTTO】,周太就勇于拿来和大家一起分享,从视觉、味觉上充分感受一下拉丁民族的豪迈、热情和奔放。

“RISOTTO“就是【意大利炖饭】的意思,食材尽可任意搭配,一般以白肉和海鲜为主,说通俗一点,基本就是米饭海鲜大杂烩,和中国著名的【扬州炒饭】有异曲同工之妙处,但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

【美味途说】你家餐桌上有盘茨菰烧肉吗?

Bestfood美食中国:







文章由上海崇明县新闻办官方微信独家提供(shchongming)  


茨菰烧肉最早不是本土的崇明菜肴,但美味总会让众人喜欢,寒冬腊月,在崇明人的餐桌上,时不时就会出现这一道红油闪亮的茨菰烧肉。单是提起茨菰烧肉的名号,馋虫就会在肚里泛滥了,即使是最敏感红烧肉的妹子,只要见到茨菰烧肉,神马优雅、姿态,全都抛之脑后了。



茨菰又名慈姑,原先盛产于淮扬一带,崇明也有种植,它形似芋艿却无芋艿表皮那么多毛,口感似栗子却没有栗子般甘甜。茨菰在蔬菜中被认为独具个性的“性格巨星”,孤傲的性格和蔬菜合不来,若和素菜一起烹饪,茨菰便会吸收蔬菜自带的菜味和苦味,从而变得异常苦涩难咽。但和肉类却无比合拍,一起烹饪的时候则会变得鲜香可口,粉嫩润滑,因此被人们冠以“嫌贫爱富菜”的戏称。



茨菰长于浅水中,寒冬到春初成熟,应季上市的时间也就短短几个礼拜,再吃便只能再等一载。旧时茨菰在田间地头的水沟里俯拾即是,低贱如野菜一样。而今因为丰富的营养,它和茭白、菱、藕、芋艿、鸡头米、荸荠、水芹几位一起被合称为“水八珍”。茨菰也算随性,可以家养,快要落市时,买几只回来,养在透明的大水盂中,照照阳光,一朝长成,花色靓丽,野趣十足。



茨菰用来烧肉,最好选取带有小梗的。肉则选取带皮的五花肉,切成半寸见方,炤水即出,然后烧热铁锅,小火将肉块表面炒至微黄收缩。将慈姑削去皮,去尾留头,锅内加水、黄酒和葱姜与五花肉同焖,直至五花肉酥烂,最后加糖收汁出锅,颜色鲜红透亮,口感绵滑香糯,撩人味蕾。



茨菰的另一种做法也别有意味。将茨菰洗干净,连皮焐在半熟的米饭里,等饭熟了,茨菰也熟了。奇怪的是,茨菰的苦涩味儿一点也不会跑进饭里,倒是自身沾了一丝稻谷清香,也别有一番韵味。趁着烫,剥了皮蘸绵白糖或者蜂蜜吃,不像芋艿那样糯,也不像新洋山芋那样酥,沙沙的质感,作为简单的甜品也美味无穷。



一直觉得寒冬过得太漫长,温暖来得太迟缓,而茨菰烧肉的美味,却让人觉得,能唤起温暖的,除了阳光,还有味蕾......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深谷哇鸣:

有了番茄炒蛋,一定要来一份西红柿鸡蛋面ヾ(≧O≦)〃嗷~

我是有多么不会用筷子,把面条夹成这副残花败柳的样子╮( ̄▽ ̄")╭

不过一手夹面条一手拿相机拍真的是略有难度的事情( ̄_ ̄|||)泥萌都是怎么做到的啊[抓狂]"o((>ω< ))o"难道泥萌都不是一个人!

S-W-A-G-自-由-靈-魂:

「自家娘製'涼拌面'」

 

聽說廚藝出色的父母 孩子廚藝會反而不好

不過我外公很會做菜的同時 我媽也是非常的會

至於我嘛 做兩人份左右的菜色還是比較有把握

像我外公那樣滿滿一桌可供全家人吃的佳餚 我大概是做不來的

 

老媽去番禺那邊工作的時候拿回來一包麵粉

以前也帶過 也自己做過面 的確比外面買的要好吃

炎炎夏日 就乾脆做涼拌麵作晚餐

酸酸甜甜 加上花椒油和辣椒油的麻辣 實在是消暑圣品